<sub id="xyn5h"></sub>

    1. 克拉瑪依網
      新聞 > 油城縱深
      他是一位老石油
      李成(獨山子石化離退處第四退管站)



      2023年年末那個寒冷的早晨,我的父親李祥明因病永遠離開了我們,享年81歲。父親走得很安詳,給我們做兒女的留下了無盡的哀傷和思念。

      父親是一位老石油。

      他在這片他一生都熱愛的石油土地上,工作生活了65年。

      65年前,16歲的父親來到獨山子

      父親生前告訴過我們,他出生的家鄉,是自古被稱為徐州八縣之一的蕭縣,那里是當年淮海戰役劉鄧大軍司令部的駐地。只是,因為離開家鄉太久,對那個他出生和少年成長的地方,他已經沒有太多清晰的記憶了。父親不止一次說過,獨山子才是他真正的家鄉,他在這里工作生活了一輩子。

      1958年10月,16歲的父親來到了獨山子。其實這稱得上是機緣巧合。1954年,我18歲的大姑跟著姑父來到獨山子參加了工作。4年后的初秋,大姑回到家鄉探望父母。那時獨山子的煉油事業剛剛起步,正是缺人的時候,于是,離鄉返程時大姑就把自己的弟弟帶了過來。

      我的父親跟著姐姐一路坐火車來到蘭州,再轉坐汽車,到了烏魯木齊市,又轉道搭車來到獨山子礦務局。父親是初中畢業生,在當時算得上是一個小知識分子,所以領導就把他留在礦務局辦公室,當了一名打字員。

      父親一直難忘那一段火紅歲月

      父親在礦務局辦公室工作了兩年,從打字員干到文書。兩年后,礦務局撤銷,他被調到煉油廠廠辦和銷售科工作,1963年又調到煉油廠成品車間擔任團干事,后任團總支書記。

      父親生前經常跟我談起在煉油廠成品車間的那一段火紅歲月。那時,他每天都下工段班組,和職工一起裝油干活,了解基層班組情況,激情而投入。我參加工作后,一直記得父親對我說的話:“在車間工作就要把心思放在班組、放在職工身上?!?/p>

      父親在成品車間工作幾年后,正趕上文革,他也受到了沖擊。那一段時間,父親受了不少委屈,不過他沒有怨言,也不灰心,而是繼續沉下心來、撲下身子,干好工作,與班組職工打成一片。

      1973年初,父親從車間調到當時的煉油廠礦區工會工作。自那以后,他在工會一直工作到1998年年底退休,整整干了25年。父親善于學習,練出了一筆不錯的魏碑行書風格的毛筆字。他還善于寫通訊報道,曾在獨山子升級后的廠區工會長期擔任生產宣傳部部長,這與他常年下車間、搞宣傳有關。父親常說自己是獨山子的“老工會”,在這個崗位上沒有人干得比他時間還長了。

      父親告訴我,“干好每項工作,都要真正沉下心、撲下身”

      在我少年的記憶里,父親有兩件事情讓我難以忘懷。一是1976年我父親被抽到一個專項小組擔任值班員,需要在單位24小時輪班值守。有一天深夜三四點鐘,我母親犯胃病,我頂著黑夜去到工人俱樂部去找正在值班的父親,當時他那堅守崗位的形象,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還有一件事,就是1975年獨山子煉油廠自力更生建催化裝置,那時他每天早早就到現場工作,直到很晚我們都睡著了才回家休息,第二天又趕早去裝置建設現場。那一陣,我們感覺很長時間都見不到他。我參加工作后,每次在車間工作值班時,就會想起我的父親。

     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獨山子生產規模不斷擴大,加上小乙烯工程籌備建設,我父親在廠區工會的工作更加繁忙了。那個時候,他忙著從事工會的生產宣傳和勞動競賽等工作,周六、周日加班干活是常有的事。因為工作認真、完成任務出色,父親從1973年到1983年連續十年被評為礦區先進個人,還獲評1986年的礦區優秀專職工會干部稱號。1986年到1988年,他也曾連續三年榮獲克拉瑪依市級優秀宣傳員榮譽,1990年還被評為克拉瑪依市局優秀思想政治先進工作者。他說:“干好每項工作,都要真正沉下心、撲下身,懂得下基層、多調研的現實意義?!焙髞砦以谲囬g和退管站的工作中,都把父親的話牢記于心,在實際中體會實踐加以運用,不斷提高自己的工作水平。

      我父親在工會的生產宣傳崗位上工作了20多年,經常參加由生產調度、安全質量等科室組織的安全生產大檢查,走進生產裝置檢查安全隱患、跑冒滴漏、節能降耗、指標落實等。除了跑車間現場,他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寫反映煉油生產、勞動競賽等方面的宣傳稿件。那時,他的稿件常登上《工人日報》《中國石油報》及疆內的報紙,他對自己從事的工作充滿了無限的熱情。

      父親退休后,寫了很多獨山子煉油發展歷史方面的文章

      我父親退休后,在家幫著我母親照看孫子、孫女,也會忙里偷閑寫一些回憶文章,發表在《獨山子石化報》等報紙上,也算是老有所樂、老有所學吧。

      我成家后經?;厝タ锤改?,也經常鼓勵父親說:“退休后就在家里多寫點回憶文章,我給你打印后發到報社去?!彼B續多年寫稿投稿,寫了很多獨山子煉油發展歷史方面的文章。父親經常對我說,他在獨山子生活了快一輩子了,要在有生之年多寫回憶文章,為豐富獨山子歷史資料作點貢獻。

      我的父親是一位老石油,他在獨山子石化公司工作生活了一輩子,經歷過煉油事業艱苦創業、發展壯大的風雨歷程,把青春熱血、信念激情全部奉獻在了獨山子這片熱土上。我會永遠懷念他。


      時間:2024-05-10    來源:新疆石油報
      返回
      Copyright ? www.youhuix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克拉瑪依網 版權所有
      欧美网站dvdb?z,中文字幕日韩欧美美一二三区,国产成人综合亚洲欧美日韩,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,久久久久精品国产四虎1,欧美亚洲综合图区小说

        <sub id="xyn5h"></sub>